图片 1

图片 2

——对80后心理学学生心理现象的感想

每一个人,都有自己坚强的一面,也有自己脆弱的一面。往往,一个人的坚强,是表演给身边行色匆匆的人看的,而一个人的脆弱,却不会轻易地展示给外人看。也许,一个人受伤了,他们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在无人察觉的时候,才会从自己的内心深处,迸发出自己真正的伤感。一个人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如果有这三种反常行为的,说明你真的受伤了,我们还是学着坚强点吧。

这几天的网络很忙,有好多事情的发生牵动了大众的神经,“热心”的网友们参与到了几乎每一个事件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大事件有乐天支持“萨德”激起中国民众的抵韩情绪,朋友圈到处是“理性爱国——抵制韩货”的呼声。

两个学生的眼泪

第一种反常行为:夜深人静的时候,人会变得特别地多愁善感。

小事件有北京地铁十号线的骂人男被人肉后的辩白被指双重标准,有人直接写文《北京地铁骂人男:全世界欠你爸一个避孕套》来批判他,犀利的文字收获了无数点赞。

7月底,我们机构来了八名学心理学的实习生。对他们的实习安排是:每两个人一组由一名老师带教,老师负责平常的学习指导;每周一次接受老师的个别(成长)心理分析;每周参加3次团体心理活动(本会团体;心理体验团体;神经症课程)。团体心理活动,目前才进行了4次。昨天下午(09.8.24)我参加入了她们的本会团体,活动进行到快结束时,他们邀请我给出个题来玩,我即兴想到玩“我心里动物意象的他者”,前提是用动物象征某人,要求每个人感觉一下,周围的人分别在自己心中的动物意象是什么,然后写在纸上。出了这个题后,同学一片骚动,有惊异、好奇、为难(哎,我知道的动物太少呢)、亢奋。然后在亢奋的沉静中完成了游戏,然后是叽叽喳喳急切想知道各自是什么样的“动物”。

一个人如果在自己的情感上受到伤害,那么,人就会变得很奇怪。特别是当入夜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,我们就会把自己关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。或者对着灯光,长吁短叹,或者捧着黄卷,却一个字都看不下去。这样的人,往往是经历了某种打击之后,内心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,自己还没有真正进入受伤的深层次中去。

图片 5

我心生好奇:真是一伙天真的孩子!同时也感慨:人啊,总是关注别人眼中的自己!

图片 6

再到薛之谦在某节目中通过一项涉及心理的测试,被人们发现原来他所有的嬉笑都是伪装,他真实的样子其实是一个身体脆弱内心结满伤疤的“微笑抑郁症”患者。由此牵动了不少人内心深处的疼痛,开始心疼起这个在音乐世界里不羁的歌者。

图片 7

可是,等着夜色越来愈浓,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安静,我们才发现,自己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了。也许,是突然的电闪雷鸣过后,一阵阵凄厉的风声让自己心惊胆战;也许,是看着窗外的梧桐叶在风雨中飘落,李清照
《声声慢》那一段词句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”,又深深触动了自己的内心,让我们一下子陷入了情感的伤感区,于是,我们就情不自禁地泪如雨下。而这,其实就是一个人真正受到某种伤害过后的触景生情吧。

图片 8

在轮流呈现自己的意象过程中,再次一阵阵的骚动,每个人都有对意外“意象”的诧异。轮到了同学S表达,她一脸笑容,轻柔细语地说她对每个人的动物意象,不料当说道同学H是“蛇”,话刚落,同学H一阵惊恐尖叫,我们还在懵恍中,H哗啦啦哭了起来,哭得那么伤心、委屈,像个无助的幼儿。

图片 9

就在昨天,腾讯新闻头条竟是“枪口下,他脱衣证明自己没带炸弹”!并配上了很醒目的图片:

我顿时有种焦虑和伤感,对H有复杂的感受。但我沉默着,没做反应。

第二种反常行为:夜深人静的时候,也许会突然爬起来喝闷酒。

图片 10

此时,团体的带领者赵老师请某同学去安慰H,慢慢她平复了下来。我离开了短暂一会,在隔壁房间我感觉外面团体静悄悄地,似乎被催眠了。我好奇地去看究竟,发现大家的神情凝重、无语,同学S在大家那爱莫能助的凝视中,轻轻地抑制地抽泣着,也是那么的伤心、委屈,一种欲放声痛哭而不能的压抑,像个悲痛欲绝的小大人。

也许,我们曾经经历过这样的场景。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躺在自己的房间里,周围万籁俱静,而我们却无比地清醒。也许,是白天中的某个误会让我们百口莫辩,我们内心无比委屈;也许,是自己最爱的恋人,突然绝情离去,等等。这样的伤害,总是让人的内心难以平静,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这些被伤害的情感,就像一把把针扎在我们的心口,让我们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看到这些,我不由得有些悲哀,虽然我信奉“存在皆合理”,但还是禁不住感叹,这个世界尽管没有变得比过去更坏,但也没有变得比过去更好。

显然,女孩H 的眼泪是被“蛇”恫吓出的,女孩S的眼泪是深感内疚的流露。

图片 11

在发现这个世界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甚至灰暗后,我开始陷入伤感:言语的伤害和战争的伤害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样的,违背良知,既残忍又粗鄙。

我顿时感觉沉甸甸的。然后心生不得不作出反应的冲动,但我努力克制了这一冲动,打算想好了再做反应。

突然,我们想起自己的房间里还有一瓶烈酒,于是,就爬了起来,拧开盖子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猛灌下去。随着一声声剧烈的咳嗽声响起,我们又突然泪如雨下了。这时候的我们,
是那么地委屈,那么地无助,又是那么地伤心啊。于是,我们一边流泪,一边继续灌着烈酒。也许,这就是一个人受到伤害之后,找不到宣泄方式,只能借酒浇愁了吧。

在它们把人的尊严踩在脚下的时候,实施者就变成了人性的背叛者,而那些被伤害的人就变成了许许多多的薛之谦,他们是“一个个行走在人间的伤疤”,成了现在让我们心疼的样子。

沉默的片刻,我觉察自己“不得不作出反应的冲动”里,有心疼,是来自我对同学S的弱小、自责和无辜的感觉;有着急,来自我对两个学生都还沉静在自怜的难耐;更有期盼,是来自我对同学H能向同学S说点什么的欲念。

图片 12

有人说,所有的伤痛都有意义,就看你怎样定义。可在我看来,有些伤痛毫无意义,无论你如何动用积极的心态哪怕是宗教式的和解,都无法治愈那道伤口。比如薛之谦,比如那个在枪口下脱衣的无辜人,他们每每在触碰到过往时,除了感到卑微、羞耻、无助和伤感,还有什么?

于是,我有了这样的表达:看着你们这样,我有些沉重,有想给与抱慰又不愿的矛盾,因对你们的心疼而想抱慰,又因觉得“你们是学心理学的,应该有随时会面临挫折的意识和承受力”的期许,而压制了我想宽慰你们的冲动。现在我想听听你们两人的感受,可以吗?

第三种反常行为:夜深人静的时候,也许会躲到角落号啕大哭。

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力量来自我疗愈,所以薛之谦成了一个精神分裂者,在聚光灯下满血复活,在寂静下来后怀疑人生。好在他还有音乐,让他在痛苦时有出口可以饶过自己,反而成就了他的音乐人生。可是其他人呢?如果没有那么幸运为自己找到出口,那活着就是反复的和伤口对话,要么变得敏感脆弱,要么变得冷漠麻木,要么选择一了百了。如此单薄的生命谁愿意拥有?

我这样的口吻,这样的老师身份,她们即便是一万个不想说也逼着得说呵(这本就是我有意识的目的)。H先开口了,有点哽咽的说:“我没想到今天会这样,虽然我从小就怕蛇,但不知何时何因我如此害怕,前两天,我看见某老师穿了一双有像蛇皮花纹的凉鞋,心里就发慌不舒服,便有意回避不去看。刚才我那样,肯定不是针对S同学的,而是我本人的问题。其实我应该感谢S,是她让我看到我内心这般的恐惧,我会去慢慢明白是怎么回事”。

有人说,没有在深夜里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论人生。这句话道出了很多历经沧桑的人的内心情感体验。是啊,一个人,只有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,踏过了岁月的沟沟坎坎,承受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之后,才能更深刻地体会到生活的不容易,才能更加坚强地接受人生的种种挫折和打击。

这让我想起了柳岩,许多人只看到她的性感,可我看到的却是她的伤痛。在许多次访谈中,她每次提到刚出道时被大咖和助理无视甚至羞辱的场面,都会泪如雨下。尽管她现在有了自己的事业,也可以用自己的努力来给家人更好的生活,可她内心深处的自我被一次次否定所留下的伤痛恐怕无法改变吧。

我心里一亮,期待着S能有回应。S瘦小的身躯,低着头,一副负罪的虔诚,她还在不停地抽泣,细细的声音哽咽着说:“我知道她不是针对我,但我就是很难受。”这一回答令我有点失落,也有丝丝心酸。难以置信,S竟是那么柔弱坚定地惩罚着自己!

相关文章